您的位置:时尚路人网 | INLUR.COM > 骑行分享 > 趣事,野鹤车队的,供您一笑。(图文)

趣事,野鹤车队的,供您一笑。(图文)

伊尔施疯女

      探访玫瑰峰途中,须经由伊尔施。不料伊尔施分作新旧两地,南者为新,北者为旧,由东部三岔道口分至,二者相距2公里。新伊尔施为去玫瑰峰必由之地。俗语云:二取其一,先者多错。此言不谬,我等必先走旧伊尔施之弯路。无奈回转,径向玫峰。
        

上为背景,下为正题:
        

旧伊之途,进镇伊始。遇一疯女,三十出头。短发齐耳,蒲蒲大身。以手搓胸,快走加颠。相向而走,发现队员。雄壮之列,引其亢奋。叽哩哇啦,不知所云。目光直指,我惧急奔。经此一遭,笑语频频。戏曰此女,看中某人。乙指为甲,甲辩为乙,丙丁油醋,戊笑不语。嘻嘻哈哈,疲暑离身。拜峰回转,午餐新伊。店人闲谈,我等听真:北伊疯女,又有新闻,脱衣无羞,吸引众人,裸体狂奔,警察拿擒。窃知此事,无语默沉。叹曰此女,命何乖蹇。暗祈诚愿,多获爱怜。早日康复,美伦美奂。此之以后,五名队员,对此疯女,再无戏言。

大黄

      X君喜狗,遐迩闻名。队伍于红城至察尔森之途憩息,X君见近有一觅食闲逛之猛犬,丕身色黄,气宇轩昂。喜爱之情,油然而生。不由得趋近唤之:“大黄,大黄!来,来!”狗通人性,见有人爱之,亦摇头摆尾回应。彼此情感,瞬间形成。俗话说,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已者容;此时亦可说,狗为爱已者生。队伍开拔之时,人犬不舍依依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晚至察尔森,在“森镇酒家”食宿,五人就寝于板壁之二室。入眠不久,X君忽起,大拍床铺,叭叭作响,连呼:“大黄,大黄!来,来!”同室W氏,赫然惊醒;隔壁队员,亦有听清。W知其相思梦呓,喝其续眠。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想。”此言不虚也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  明晨问X,浑然不知。

老H

        captain老H,五旬有八啦。全队满算,顶数他大。在阿尔山行动中,家里牵挂他,他也把家里的老少三辈牵挂的不行啦。这一道儿,老H可忙坏啦。无论早午晚,忙里偷闲,餐后睡前,不是打电话,就是把短信发。这手机费,可费老啦。其他队员每天电话短信顶多一个,他却至少要俩或者仨。原因是啥呀?夫人牵,女儿挂,4岁的外孙找姥爷“哇了哇”。如果电话和短信供不上,老少三辈就想他想的不行啦,回家就挨批评啦。出行前,队员行囊多是自己备,老H他没操一点儿心,就都整全啦。老伴准备解暑防泄药,女儿买来护肤防晒霜,女婿送给高级名牌运动鞋,全家都把他当宝啦。最喜外孙,虽然无力帮忙,却给外公精神鼓励啦:“到了阿尔山,要把白狼打,不要把白狼怕!”白狼,阿尔山附近一地名,外孙听得话音,误把“白狼”当作白毛长尾血口竖耳专门祸害小兔乖乖的野兽啦。哇,繁忙的老H,可爱的外孙,幸福的一家。啦啦啦,啦啦啦,真羡慕呀,老H家!
  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队内采访

 


         要到家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队伍在平安镇之北的大岗上休息,秘书长对众队员发话:“我要对不同的队员提不同的问题,请各位如实回答!”
         问甲:“此行七天,家中四人,最想为谁?”答曰:“外孙。”
         问乙:“到得家后,先干啥事?”答曰:“洗澡。”
         问丙:“到得家后,先说啥话?”答曰:“终于到家了!”
         问丁:“到得家后,先啥动作?”答曰:“媳妇没在家。”

 

 “脱离组织”


       某君善骑,一车当先。将入察尔森,后队不见其踪。原来,见有路牌指察,此君转向开路,单骑加速。后队行此,见有乡人,慎而问询。乡人曰:“察路有三,中者为佳;路好新修,直达察镇。”后队遵指选择中路,转瞬即达,但不见此君。先是耐心等待,继而焦躁烦心。过时良久,急以长途加漫游之手机寻之。归队之后,此君坦言:“吾见路即拐,辍车察镇北门,不敢乱动,苦等诸君。知你等失我,定电话索寻。”某队员诙谐采访之:“脱离组织,有何感受?”答曰:“心慌耶!”
  提醒      

    次日中午时分,临近好仁,此君又领先后队千米之遥。时烈日当头,空气中烧,饥肠辘辘,口干舌燥,后队无力追赶,憩而间食用饮;先锋不见后队跟随,亦驻足大嚼。前与后,仅见影绰之形。后队四人食罢,攒足力气再蹬;前者仍停车相等。四人相约:旁若无人,径直骑行。后队嗖然而过,此君幡然醒腔,继而尾追。彼此心照不宣:“又脱离组织矣!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再后来,全队“脱离组织”现象渐少。 

 
    夜投明水,床铺紧张。店主提供一夫妻间,内设鸳鸯床。将眠,年轻者谓稍长者曰:“夜间勿将我当嫂子耶。”二人哈哈了之。

趣事,野鹤车队的,供您一笑。(图文)/data/attachment/forum/2014/11/12/634c4ada1228f549b931efdddf08e9f1.jpg

 

白狼女:“哟,这车把子还是弯的!”


   
返程。从阿尔山市东的山梁下来,车子根本没蹬几下,高岗下坡一气就跑了40多公里,刺溜儿,就进入了白狼镇。白狼镇,是山沟里沿公路两侧形成的大镇。该镇仅有一趟街,街向是正北正南。在我们要出镇的时候,寻得一家饭店午餐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听得我们是白城人,老板显得很亲热:“我儿媳是白城的,亲家在白城。因为儿媳妇的户口一直没起过来,孙子的户口就落在白城,还在白城买了房,为的是孙子上学方便。现在孙子上小学了,在白城。”“白城的教育比这儿要强吧。”“那强多了!”饭前,老板与队员们唠了许多乡里乡亲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餐毕,正巧老板一家及灶上灶下开餐,见桌上苞米渣子大豆鬻一盆,喷儿香,馋了,向老板乞讨了一大碗。老板说:“这鬻也是别人送的。服务员,给盛一碗吧。”这样,在吃饱的情况下,又在肚皮外增食了一顿苞米渣子大豆鬻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席间,曾过来一男子,腰粗肩宽,大脸庞,也许听我们连吃带唠夹杂着嘻笑,煞是热闹,主动过来向我们搭话:“朋友,唠唠可以吗?”粗声憨气,侠肠义胆之气很浓。“可以。”“一听你们说话,觉得同是科尔沁的,是白城的吧。”也许我们说话时,他注意听了,听出了我们是白城人。“是的。”“我是通辽的,我们同属科尔沁。亦属老乡。”“是呀是呀!”接下来,打听了我们的此行情况,又天南地北的一顿热乎乎的唠。“唉哟,不好,他们走了!”扔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地追赶他的同伙去了。“哈哈,哈哈!”我们一阵笑。笔者认为,这人挺好,挺联合人的,我喜欢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要出发了,老板出来送行。队员们整理行囊,检修车辆。忽有一女,三十左右,个头不足1.6米,装束略整,姿色稍有,来到队员中间。队员Mr. W准备完毕,叉腰歇息,此女亦拿姿叉腰面向Mr. W痴笑。“叉腰做甚?”“兴你叉腰,不兴我叉?!”说得此话,依然痴笑,并且歪头斜脸向上瞅着你笑。这队员心里发毛,暗衬:这人咋回事,如何是好?窃问老板:“此女何者?”“精神有病。”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她看看我们每个队员,又看看每辆自行车。看得出来,她非常好奇我们及我们奇特的自行车,又似乎非常崇拜我们服装整齐威武雄壮的自行车队员。她把每辆自行车,都用手抚摸了一遍,如此的好奇,如此的新鲜。边笑边摸边说:“哟,你看,这自行车的把子还是弯的!”我们心里暗笑,都不敢搭言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  当我们和老板说再见的时候,她不再痴笑,却看着我们默默不言。我们骑走了,头也没回地走了。我们都知,这个女子,一定是在用目光为我们送行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在骑行中,笔者有这样的悬念:一般痴男怨女多得此病,而这女子何故致此?这女子,对“弯车把子”恁感兴趣,显然,她见识太浅,她何时能走出这山沟沟,这一座座的大山?哪年哪月,再有“弯把子”的自行车队至此,她再能摸上一摸“弯把子”的自行车?……

趣事,野鹤车队的,供您一笑。(图文)/data/attachment/forum/2014/11/12/5ab9f19f7a2e7a9e2938aa03ca9b23b8.jpg

 

本文摘自自行车旅行网论坛,更多详细内容请浏览:http://www.biketo.com/BBS/viewthread.php?tid=64393&extra=page%3D2%26amp%3Bfilter%3Dtype%26amp%3Btypeid%3D26&page=1

 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自行车旅行网以及文章作者。 

 

作者:mxbike 出处:自行车旅行网





Contact ME